蛞蝓猫是本体啦本体!

别看了是阳光的小号
被子厨 理智的被子
可能掉落:
刀剑 右山+切清/脑叶 Malkuth相关/月歌 始春/歌王 卡塞/国家队 5615/舰b&r 胡望威反/绿蓝/狐妖 白苏/弹丸 右苗+苗雾/鬼灯全员/杀戮天使 ZR+DC/塞尔达 林克中心+林塞/逆转 神千+全员/恋作 前辈>洛洛=怼怼>许墨/倩女 射手相关/warma/引擎/第五人格 园丁相关
就是这样 以上

[婶被婶]始

*这是一篇1h贺文,没有质量
*审神者不分男女,没有性别
*非cp向 但是蛞蝓猫审神者确实更依赖被被
*为什么本文有的东西我换了一种很别扭的方式写,因为蛞蝓猫并不认识
*设定本文最后
*碎碎念也是最后
*ooc注意

蛞蝓猫瘫在地上。

暗红的天空,黑暗的大地,没有庇护所,还有数量很多的,黑乎乎的敌人。

它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多久没有睡觉了了?蛞蝓猫想着。

最早的记忆是被拟态草一把卷入土地的时候,那时候它仍以为自己会在那个没有光的庇护所醒来,但是并没有。

它在一个自己并不知道的地方醒来了。

于是,逃亡,生存成了顶尖话题。

不能呆在这里太久,这是生存者的直觉。于是蛞蝓猫匆匆拿起手上的果子享用了一番,悄悄地离开了。

跌跌撞撞地,它看见了一个湖泊。

突然想喝水的蛞蝓猫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沉没在干净的水池中。蛞蝓猫觉得这可能比之后的循环的自己还要刺激,仿佛置身云端又从云端坠落,如此反复。

它看见了月亮小姐,看见了半神大人,看见了蜥蜴,拟态草,虹树,乌贼,那些曾经见过面的东西,不论是否为敌。

而等蛞蝓猫爬上岸时发现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小小的生物了:他长出了和一些黑乎乎的敌人一样的四条类似于自己曾经的小手小脚的东西。

接着,蛞蝓猫失去了意识。

 

等蛞蝓猫醒来时,他躺在淡黄色的地上,而面前有个毛茸茸的动物。

“我是狐之助,恭喜大人被选拔为审神者。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蛞蝓猫点了点头,还好找过那个半神大人,它现在听得懂所有的语言。

但是半神大人并没有给自己“output”的能力。

暂时没有大碍吧,蛞蝓猫这么想,但是它并不知道如何描述这种心情。

“请选择你的初始刀吧。”黄色的动物开口了。

确实,五个和现在的自己的外形长得差不多却各有千秋的生物站在它面前,但是蛞蝓猫很早就做好了决定。

它牵起了拥有黄色发丝的付丧神。

“审神者您确定选择山姥切国广吗?”

蛞蝓猫并不理解“审神者”或者“山姥切国广”的意思,但是它点了点头。

这个生物,给自己很大的安全感。蛞蝓猫想了想,扯着金色的生物的手跟着黄色的动物走了。

 

“我是山姥切国广,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品吗?”

当然,蛞蝓猫一个单词都不理解。

 

“主?”

蛞蝓猫歪了歪头。它确实拥有半神大人给予的语言沟通能力,但是它没有给蛞蝓猫说话和表达这一类的能力。

蛞蝓猫曾被称呼为小生物,蛞蝓猫确实理解“小生物”是指自己,但是它不能很好地理解这其中的意义。

想了想它用手抓住看上去圆乎乎的细棍,在轻飘飘的白色薄薄的东西上歪歪扭扭地画了几十笔,然后又把这东西团成球,最后抓起来扔掉。

最后蛞蝓猫选择拼命摇头以来表达自己根本不会说话和写字。

“是不会说话吗……?”对面的金发付丧神似乎理解了小小一只的蛞蝓猫究竟想要表达什么,于是他说“那么我就叫你小拡吧。以后听见小拡就要回应我哦,点头摇头跳跃跑步都可以。”

“小拡。”

蛞蝓猫眼睛亮了起来,它狠狠地点了点头。

“好的,接下来我叫你五十音吧。”金发的付丧神笑着,“还好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金发的付丧神牵起了蛞蝓猫的手,走向了审神者在本丸的办公室。

蛞蝓猫觉得,牵着这个金色的付丧神的手,真的很温暖。

设定
蛞蝓猫 是rain world的生存者。由于实力不足(手菜)死了很多次,cycle了很多次,其中一个cycle的蛞蝓猫掉进了刀男和溯行军都会来的战场,每天以生存为主要目的。误入灵湖(灵力很多的湖),吸收灵力化为人形(但是本人并不认识)
见过fp 听得懂别人在说什么,但是自己根本不理解,也表达不出口,就,关于人类的了解和婴儿差不多。
由于这个特征,导致雏鸟情结很重,非常依赖切国。

切国 蛞蝓猫的初始刀,蛞蝓猫最信任的人。主语十级。

碎碎念

关于被被的极化,有人表示更爱被被了 有人说变得崩坏了,我对这两者的态度都不可置否。
一千个人心中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就简单说一说我眼中的切国吧,不吹不黑不撕逼,谁撕逼我挂谁。

在我眼中,没极化的被被是自卑又自傲的。自卑这点谁都看得出来,天天把被被挂在身上也是没谁了,但他比谁都在意“第一杰作”的身份,从他“为侮辱我是赝品一事而后悔,觉悟吧!”(大概是真剑台词?忘了orz)就看得出来,他十分珍惜这个称呼。
那为什么三句不离仿品呢。
大约是(刚刚煅出来的时候)世人比较的比较多,毕竟这可是不错的话题啊。
于是他便是这股子性格了。并不开朗,执着于过去,执着于正品。
极化了,出去旅行了一趟,他真的什么都没变吗?
这肯定不是的。从语气变得自信,从被被不见了就看得出来。
他也在信中写了,为这种事情纠结,还真是愚蠢。
于是他放下了。
但是他真正放下了吗?
我觉得有待辩证。
我是这么想的,他意识到为这种事而自卑很愚蠢,所以至少,在与平时的日常交流中变得自信了吗,但是他还是没有完全放下自卑的心,只是小心翼翼的隐藏了起来,通过对婶婶一边又一边地说“我是你的刀”来给自己打气。
大概是 在遇上麻烦的时候会冒过“啊 怎么连这种事都做不好,我果然不称职”这样的想法,但是会为了“第一杰作”的身份与“回应我的期待”而努力完成。
确实是我的天使,我的恒星了,但是我更加心疼了。
说到底还是没有为自己而活。
当然,这些都是我眼中的。而且我记忆力不好,全是凭感觉在说。不吹不黑。
唠唠叨叨了那么多,是时候睡觉了。
愿大家还能缓过来。毕竟每一把刀都爱着你,要好好地回应啊。
晚安。
by 阳光

沉默
还是沉默
大概是病入膏肓了

在骂人的边缘试探
说好的杰园人气最高呢???
???

以及我是如何看待d5的各种cp关系
园丁右 好吃!非常美味!
佣园 那个 大兄弟 娇喘组了解一下 不想了解一下?哦出门右转靴靴
杰园 不错 粮多人好
社园 意外带感(虐) 玻璃碴啊你全是血~
医园/空园 百合大法好 就是生不了~
神幸 好吃。
剩下的 不吃 告辞
最后一句话
拒绝任何形式的ky.

摸鱼
P1无脑沙雕表情包
P2是临摹
字是帮我改稿的同学(洛韶华年)写的
不要吐槽刀柄了我已经快被这把刀逼疯了。
以上

「佣园」ghost trick

*是我爱的佣园了!
*说是长篇预定,但是会坑。。。。请不对下文抱期待地看下去吧
*无脑发糖小短文 ooc重度请原谅我
*带着bgm一起听应该会有一点这种感觉的。。。
*嗯 求勾搭求留言!希望认识大家!
*以上

奈布·萨贝达躺在地上。他实在是太好奇为什么自己的身体无法触碰到任何的物品却能躺在地上。


他可是个幽灵啊。


仿佛后知后觉一般,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于是站——飘是不是更加好——了起来,拍了拍自己并不存在的身体——还好身体还能被自己所触碰,然后走到大街上。


今天是万圣节,于凌晨24点整奈布·萨贝达被宣布死于黑死病。


也因此获得了治疗黑死病的方法。


这大概是传说中“死后才能知道”的悲剧吧。


奈布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再一次流下了悲愤的泪水。


然后就和一个小姑娘撞在一起了。没错,是个姑娘。


奈布·萨贝达,一个才刚刚诞生7个小时的幽灵,就遇上了不少幽灵都会遇见的问题——为什么只有她能被我触碰啊!


那个小姑娘明显是被吓坏了,瑟瑟发抖地看着奈布:穿着下层人士的灰色长裙,上面沾满了灰尘,让奈布总有一种她是幽灵的感觉,但是她白净的脖子和干净的翠绿色瞳孔却告诉他眼前的小姑娘不是下等人士。尽管奈布并不是太清楚何为下等人士,但是奈布从有意思开始诞生的直觉是这么肯定的——奈布自己也不知道这直觉是怎么来的。


于是两个人对视了很久。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面前的棕色短发的小姑娘开口了,用着她糯软的声音:“请……请问你是幽灵先生吗?”


“是的,……小姐。”奈布如是说道,斟酌许久后加了一个根本不必要的后缀——当然,奈布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毕竟自己失忆的事情又一次地锤实了奈布早已在六尺——可能没有——之下的事实啊。


“那……先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但讲无妨。”


“先生能否告诉我您即使背叛神明也要得到的消息吗?”


这下换奈布懵逼了——不对,他从宣告死亡开始就是懵的——因为他并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会背叛神明大人,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信息,毕竟他已经失忆大半了。


于是为了缓解尴尬,说:“信息什么的先放一边,这么互相称呼’先生’’小姐’是不是有点尴尬?要不我们互相交换姓名如何?”


不料小姑娘却激动了起来:“如果和我交换了真名就表示要和我签订契约了!签订契约就意味着你以后只能呆在我身边了!无法离我超过1千米了!即使这样你也要这么做吗?”


奈布并不理解“契约”究竟为何物,但是现在他也无家可去,而且他的蜜汁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姑娘身上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他点头了:“奈布·萨贝达。”


小姑娘叹了口气。


“我是艾玛·伍兹——是个背弃神明的魔女,请多指教。”

小声:设定是艾玛是为了拯救村民选择背弃神明成为魔女,奈布是为了(防剧透)背弃神明开杀戒成为佣兵,背弃神明之人不可进入轮回,且失去所有记忆除了自己的名字死因和解决方案,大概就是这样乱来的设定。

哇 还是吓到我了
一觉醒来发现30热度什么的
上一次发生这种事还是写蜜柑糖的时候
妈耶

「佣园」

是佣园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艾玛站在电机前,努力地靠着自己的小手破译着密码机,不少的完美校对使她修密码机的速度快了不少。 只可惜没过多久她就听见了心跳声。 艾玛见事态不对拔腿就跑,只可惜无论她拼了命地跑得多快,她还是受到了本轮监管者——小丑裘克的袭击,背上多了一大块乌青。

带着孱弱还受了伤的身体七拐八拐地远离了小丑,艾玛的大脑才回忆起适才的胆战心惊,一边大喘气一边瘫坐在地上,抚着胸口试图深呼吸。

艾玛又听见了脚步声。

艾玛试图逃跑,只可惜那人的速度要比自己快得多,一把抓住可怜的小艾玛往自己怀里拉。艾玛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却感受到背上有人在为她包扎。

艾玛这才回头看去,尽管角度问题导致看到的图像很是奇形怪状,但艾玛看见了那个从最初就坐在离众人最远的地方的绿色兜帽男子在笨拙地为她治疗。 是佣兵奈布·萨贝达。 在最初的游戏中艾玛没怎么看到过他,毕竟这个人太神秘了,还没等到自己见到他就离开了庄园前往下一个梦境或者是被监管者抓住回到上一个梦境。于是艾玛对他的印象只剩下那最初自我介绍的深沉声线与奇怪的兜帽。 而如今这个神秘的男人却在小心翼翼地用自己随身携带的绷带笨拙地为自己包扎,在一番折腾后自己的脊背总算是获得了覆盖——而且还算牢固。

艾玛并不理解萨贝达的举止——毕竟在这场游戏中,欺骗与背叛才是真理。艾玛被骗得次数太多了,多到自己也记不清了。艾玛甚至不敢奢望在这场尔虞我诈的游戏中胜利,能活着就很好了。

现在居然有人为自己包扎,是她怎么想也没想到的。 适才包扎完毕,两个人还没喘上一口气休闲一下,就听见了心脏愈发猛烈的跳动——小丑来了。

然后她就被推进了最近的柜子里。 艾玛心里害怕,缩在柜子一角,却又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到通风口。 她看见那个久经沙场的佣兵将小丑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住,拉着小丑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艾玛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打开柜子往相反的方向跑去,那里有她还未破译完的密码机。

艾玛还是没能逃开小丑的追捕,倒不如说当她决定破完密码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被抓住的觉悟了。 很好,现在只剩下一个密码机,如果佣兵萨贝达还有些理智的话他会选择去破解密码机或者寻找地窖的,艾玛想着。

一想到不久即将被放飞回到上一个梦境的将来,艾玛轻轻叹气,试图无视着这早已没有任何作用的心跳声。
然后艾玛伍兹就被救下了。

艾玛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 她感到有人在扯着她的手臂跑,那人的力气大的惊人,等艾玛反应过来扯着她跑的人和她都呆在军工厂里了。

竟然是奈布。他是疯了吗?

“为什么?”出口却只剩下一个问句,毕竟奈布·萨贝达根本不像之前游戏中遇见的任何一个人。那些人不是抛弃了她就是对自己的伤熟视无睹。毕竟她太容易引起仇视了。

“......”奈布·萨贝达沉默了。

无奈,艾玛起身,来到佣兵的背上。果不其然,背上的衣物被撕裂,只剩下伤口正泊泊地流淌。 艾玛拿出了工具箱中的绷带,细细地为她的救命恩人包扎。身上新伤与旧疤交错,让她的包扎速度慢了不少,即使如此,她还是包扎着。

“好啦!”不知过了多久,艾玛才完成手上的活,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了起来“天哪,腿都麻了!” 正当艾玛打算转身离开时一只大手牵住了她:“......你要去哪里?” 艾玛懵圈了。 于是她只能老实回答,毕竟艾玛并不打算浪费时间在这麻烦的回答上:“去破密码机,还差一个就能开大门了。”接着就试图甩手离去,却发现这只手的主人并不打算放手:“我和你一起去。我可以保护你。” 于是艾玛只好牵着奈布的手走向了最后的密码机。 艾玛感受到手心暖暖的,透过手套艾玛感受到了对方的温度,她想着。

她再也没有害怕过那躁动的心跳声,因为有人说过会保护她啊。

今天蜜柑食堂爆炸 有一些不知所措
看完聊天记录才发现
我国真的 力图打造一个
干净纯洁到即使是孩子也能活下去的社会
一些过分的 让孩子一眼看到是非常难受的 让孩子看了后会学坏的 一律受到了制裁
孩子还小 对此没有感受 不能放
孩子还小 看了会去模仿 不能写
孩子还小  多么万金油的理由!
我可不可以这么定论,正是这样,助虐为纣地养成了一个个的熊孩子?
因为是给6岁以上的玩家玩的 所以处刑台换成了狂欢椅(我认为被和谐的最糟的地方 其他倒还好,倒不如说我很喜欢那种风格)
???网易什么时候说过了???
而且 不只是孩子
由于politics的原因(别问我为什么打英文 怕被和谐) 民国风的 非bg的 都不能写 不能发布 你要写可以 内部消化吧
于是呢?
我以前还在yys的坑里的时候 看过一篇博狼文《玉簪凉》真的是非常虐非常感人的一片民国paro 但是再这样下去,这篇迟早被封印。
我最初入非bg坑是小绿和小蓝,笛子大大发刀深入我心,绿蓝他们我能吹一辈子(比不上蜜柑就是啦)如果这样下去,笛子的主战场会不会更换?(毕竟笛子也划过绿蓝永灰亲亲开车的)
归根结底是law and education的不完全
分级制度呢?孩子的自我保护与辨别教育呢?l
至少我没印象。
在我初二的时候,我也被怪蜀黍触碰过。非常令人难受的地方。
可是我毫无反应,半个小时,我任他宰割。
后来我才意识到不对劲,谎称自己上厕所跑了。
我在想,如果当时那个怪蜀黍再可怕一点,直接吃了我怎么办。
我想这也是education没做到位的体现之一吧。
当我打出这么多话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被封号的觉悟,仅自言自语而已啦 真的。

半成品 临死摸鱼
大概是现世自设

瞎糊一只(并不可爱)warma
她是天使 但我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好
(跪倒)